注册 忘记密码

★提示:地藏七不以任何形式募集资金物资,不发布随喜消息!不参与不宣传任何商业活动!请注意甄别此类信息! ★提示:凡是QQ要求汇款的统统是骗子,大家坚决抵制,互相转告,警惕起来。凡是汇款大家一定要打电话确认! ★提示:为防止诈骗,地藏七同修要警惕任何人以任何名义提出借款要求!任何借款要求坚决拒绝! ★提示:严禁一切集资,借款,无论任何借口,坚决制止。地藏七同修对于一切涉及金钱的要求,坚决说:不!

(特精)老老实实修行,平平静静往生——记清辉往生

清辉于2014年3月10日往生,整个往生的过程很殊胜,非常顺利。回忆起往生的点点滴滴,心中充满无尽的感恩,感恩佛菩萨,感恩北京燕郊乐和居的义工们,感恩所有给过我们帮助和关心的同修和朋友们……

愿生西方净土中,九品莲花为父母,花开见佛悟无生,不退菩萨为伴侣。

愿以此文,与大家共勉,更坚定大家往生西方的信念,愿大家更坚信佛菩萨一直与我们在一起,愿大家将来都能回家,都能回极乐世界的家。

学习地藏七的因缘

受佛引师兄影响,清辉于2008年开始接触佛学知识,十月份在法源寺结缘到一本打七日记,开始对六部曲的修行方法产生兴趣,并在网上查找打七的报名方式,因我们两人都上班,平时没时间,便决定春节的时候参加打七。当时只有妙严培训中心、北京阳泉三个道场提供打七服务,我们提前两个月打电话报名春节打七,结果三个地方报名名额都满了,当时都以为无缘打七了,结果过了一周,阳泉李居士打来电话说有两位师兄家里有事,春节打不了七,问我们还去不去。感恩佛菩萨感恩李居士

正是这次打七,让我们看到了真正的学佛人是什么样的,李居士、蔡居士、冯居士,三位接近七十的老人(一个带七,两位义工),在艰苦的环境里,用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用他们佛菩萨的心,温暖着我们,照亮了我们,融化了我们心中的坚冰。并让我们立志以他们为榜样,向他们学习,向佛菩萨学习,做他们那样的人,做为众生服务的人。在以后几年的修行、生活中,每次遇到困难时,都会想起他们,每每想起他们,都会让我们重新鼓起勇气,面对困难。

正是通过七天的打七,拯救了我们的灵魂,让我们对佛法坚信。正是这次的打七,让我们和地藏七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后面遇到困难的时候,毅然选择地藏七,投入佛菩萨的怀抱,在佛菩萨的光明里,自我救赎。

从阳泉打七回来后,一直很少去道场,一来俩人工作都很忙,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看到阳泉三位道场义工后,虽然很想抽时间去道场做义工,但总觉得自己离义工的标准差得太远了,一直不敢去道场做义工,再加上工作的繁忙,慢慢离佛越来越远,功课也不怎么坚持了,后来甚至于在2010年春节的时候还吃了几次肉。直到清辉检查出癌症,才恍然醒悟,开始打七,做义工。

从我2005年到北京的时候,我爱人清辉的身体就一直不好,经常腰疼,走路走一会儿就会累,基本上每个月都会生病,每个月都会打一次点滴,但每年体检也没检查出什么大病。后来2008年、2009年想要孩子,却一直要不上,两人都看了很多医生,吃了很多药,也都查不出什么大毛病,期间清辉腰病疼越来越厉害,后来归结为腰间盘突出,于是到2009年下半年的时候又开始到处治疗腰间盘突出。到2010年四月份的时候听一位同事说,北京空军总医院能够不动手术,通过推拿按摩等手段能直接治好,但需要有核磁共振的片子。6月份,到北京积水潭医院做核磁共振,做的中间,医生要求做增强型的,以确定病情,6月中型增强型核磁共振结果出来,医生建议我们到肿瘤医院去做详细的检查。后来拿着片子到空军总医院检查,医生出给了同样的建议。6月底,到北京肿瘤医院,正式确认是癌症,并且是骨转移癌,7月份做了一些检查,想确认原发位置,却一直不能确认,后来医生让到第二炮兵总医院做PET-CT(全身CT扫描),检查结果:多部位骨质病变;肝门区和门腔静脉淋巴结等部位转移瘤可能性大;大肠(特别是直肠和乙状结肠)的FDG摄取增高;甲状腺和颈部淋巴结FDG摄取增高;鼻咽双侧咽眼窝FDG摄取增高;右侧乳腺内象FDG摄取限局限性轻微增高;子宫底后部结节状FDG摄取增高;右上颌窦粘膜下囊肿。

在6月底确认是癌症后,法亮师兄和佛引师兄就带我们到了北京道场,当时打七的人很多,已没有了床位,法亮师兄找到道场负责人。道场负责人很慈悲,想办法给挪了一个床位给清辉,并让清辉一直在道场打七,因没有床位,我有空的时候就白天去做义工,晚上回家住。中间清辉有检查的时候就请半天假去检查。

PET-CT的检查结果出来后,肿瘤医院几个科室联合会诊,一致认为原发灶在大肠位置,建议肠内镜检查确认,以确定最终治疗方案。清楚记得,那是2010年8月4日,早4点半,我和清辉就起床了,坐公交车赶往肿瘤医院,早上的时候清辉的精神特别的好,整个人感觉特别轻松,一直到检查完回道场她都一直感觉身体很轻松,不像以前那么累。检查结果出来后,所有人都被检查的结果给振撼了,PET-CT前几天检查还有肿瘤的地方,肿瘤没有了,但是片子上明显看到还有一个痕迹,就像一个东西被压久了后,把压着的东西拿走后,被压处会产生一个压痕一样。佛菩萨保佑,再一次给我们示现了佛法的不可思议,佛的无处不在。让我们坚信只有佛法才能救清辉。

医院医生拿到检查结果后,都感觉不可思议,但找不到原发灶,无法进行治疗,当时有两个选择,一是把所有的检查再重复一遍,看能否找得到原发灶,另外一个是只进行简单的维护,当时医生和我们商量后,确定选择第二种方案(医生根据经验,断言,她最多只有三到六个月的寿命,能撑到年底就是很大的奇迹了,有可能在检查的中间直接就不行了),每个月去医院打一针博宁,延缓在骨头上的扩散速度。后来我拿着检查结果去了北京的另外几个大医院,有的医生拿着检查结果,第一句话就问,瘫痪多久了。基本上没有治疗方案。这样更坚定了我们学佛的决心,知道只有地藏七能救我们。

功课、学习改变身心

从2010年6月底检查确认是癌症后,清辉就一直在北京道场打基础七,开始只能拜小忏,而且非常艰难。当时带七的超越师兄和若水师兄,还有很多义工师兄都鼓励我们,让她坚持。很是感恩师兄们。结果坚持打了两个七后,能够跟上拜小忏,开始有了点信心。到第四个七的时候,清辉感觉身体稍微好点了,有一天尝试拜了一下大忏,居然能够拜了,于是就尝试看大忏和小忏结合着拜。第四个七打完的时候,所有的检查结果都已经出来了,心里知道只有佛菩萨能够救她了,只有这么一条路了,所以第五个七的时候,她咬牙开始全部拜大忏.第六个七打完的时候,身体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能够跟上正常学员功课的速度了。后来又连续打了三个七,此时她整个人看起来和正常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了,只是看着身体弱了点。到第十个七的时候(她到道场的时候发愿打十个七),正逢十一长假,报名的学员特别多,义工不够,她就主动带七师兄和道场负责人说做义工于是,她就开始做义工了。

感恩佛菩萨,感恩六部曲,感恩北京道场,感恩那段最艰苦的日子里,所有给过我们帮助的师兄们正是这九个基础七,让她坚持功课成了一种习惯,让她把功课当成了最重要的事情,无论多困难的时候都会坚持功课,为以后的修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同时随着身体的好转,整个人的心灵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整个人心灵的愉悦,在做义工的时候,感染了很多人。

自从检查出生病后,清辉几乎断绝了与原来外界的交往,所有的交往和联系都放到了我这边,因为怕影响她,双方的家人和朋友都没有通知(两边家里人都不信佛)。但岳父岳母还是知道了她的情况。清辉一个要好的同学,怕将来岳父岳母这边会怪我,背着我们通知了他们。十月底的时候,岳父岳母过来了,清辉就只能回家了。

回家后,和父母沟通后,他们也理解只有学佛才能救清辉,非常感恩他们,能够理解我们,在呆在这边的一个多月也和我们一起吃素,全心全意照顾我们,分担了所有的家务,让我能安心上班,也让清辉每天都能全天安心做功课,并监督清辉,每天完成定下的功课量后才能再干别的。在这样的环境里,清辉从每天15忏3经很快加到20忏3经,晚上就听学习资源讲解,念佛。白天功课完成后,也都是上地藏七网站学习。也基本杜绝了电视及与外界的交往,每天都在佛法里熏修。到12月中旬的时候,父母见清辉整个人状况很好,不像是有病的人,再加上南方人不习惯北方的生活,他们坚持要回去,再三挽留无果,就只能送他们回去了。直到元旦的时候她去打精进七,这段平静的日子才结束。

在这段日子里,一方面,很稳定做了一些功课,身体有了很大的改善,能够很轻松拜12分钟的忏了,甚至有时还能拜10分钟的了。另一方面,把前期的所有学习内容,反复听了好几次,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大量学习问题解答、同修们的日记及修行心得,使清辉整个人的身心都有了巨大的变化。对佛法的深信和坚定已深入骨子里,真正开始相信佛依赖佛靠佛改变身心。感恩岳父岳母这段时间辛苦无私的付出。

2011年元旦起,清辉连续打了两个精进七,打第一个精进七后,各方面还好。可是为了能多做点功课,想尽快解决身体的问题,就决定留下来打第二个精进七。当时求佛菩萨加持的时候,抓阄了几次,都是不让继续打。后来又求了好几次,终于有一次同意了,最后打了第二个精进七。正是这第二个精进七,改变了整个的修行轨迹,直接结果是以后身体再也没有回到打七前的状态,同时再也没有能拜15分钟的忏了。打完七后,拜一个忏得花一个多小时,很长时间不能正常拜忏了,在以后好几个月的时间里,非常艰难。后来经过很长时间的行善、做义工,才开始有所改善,能够拜30分钟的忏了。

学习资源讲解一直告诫我们,让我们老老实实修行,长期稳定坚持功课,慢慢通过佛力加持改变身心。可是我们往往因为贪法,因为想快速改变,因为想在短期内彻底解决自己的问题,而导致事情没有向我们想象的方向发展,甚至向相反的方向发展。

打完精进七后,清辉就一直在道场做义工。到六月份后,身体才慢慢开始恢复,开始能拜30分钟的忏了。但这段时间功课一直没有放下,不能拜忏就诵经、念佛、学习,每天都在坚持,没有间断。开始认识到了老老实实修行的重要性。

 2011年8月清辉去妙严培训中心打学习七,结束后,就留在了妙严培训中心做义工。在做义工期间,基本上每天早上两点起床,一直拜忏到八点左右,白天完成做义工分配的活,中间有空的时候就诵经、念佛、学习。感恩妙严培训中心负责人,在明知她重病的时候,仍然留下她,让她能在这段日子里平静地修行!感恩妙严培训中心义工们对她在那边做义工时的关怀和爱护。正是这段时间的稳定,让她彻底懂得了老老实实修行的道理,为往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即使在后来瘫痪的时候,也每天在床上拜忏、诵经。坚持不懈,到往生的前一天还听了一晚上的经。

行善布施积福,增加福德、增加善缘

清辉是一个善良的人,生前见不得别人比自己苦,看到比自己苦的师兄都会想办法帮助别人。整个修行过程中结了很多善缘,给了别人很多帮助,也得到了无数的帮助。

第一次打七的阳泉道场当时条件很差,在山上,什么都不方便,仅仅靠三位将近七十的老人支撑着,打七的人基本上都是重病的,很少有供养,很多时候是三个老人的退休工资在支撑着道场的运行。偶尔会有几个当地的居士去帮帮忙。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三位老居士用他们一脸朴实的笑容,一次次地温暖着我们,一次次地感动着我们,让我们体会到了佛法的美妙,体会到了行善的快乐。打七结束后,我和清辉到山下的银行把我们卡里面仅有的一千多元钱全部取了出来(当时两人很穷,欠了不少钱),把路费留下后,全部给了李居士。当是李居士感动得不行了,开口第一句话就说:“太感谢你们这一批的学员了,这一期收了三千多,道场又可以支撑一段时间了。”听到这话,我们俩当时就流下了眼泪。第一次体会到了布施的快乐,并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不能再让这三位老人这么苦了。

当时,我们两人因为买房,找亲戚朋友借了很多钱,借的时候都是许下了还钱日期的,所以两人过得很紧,对钱看得很重,手上有点钱也都还给亲戚朋友了。从阳泉回来后,我们就商量想办法凑点钱给阳泉道场,开始准备凑五千,后来到我要送钱过去的时候,清辉又找同事借了一些,另外从信用卡里透支了全部取现额度,凑足了一万,让我给送去了。

善有善报,因果丝毫不欺人,这以后,我们俩都很快换了一份比现在好点的工作,生活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改善。也可能正是因为这次的发心,让清辉后来能够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能够有福报在北京道场连续打九个基础七。也正是这次的行善布施经历,让我们在这方面从不吝惜。

清辉打到第六个七的时候,就发愿做一辈子的义工,一生都护持地藏七。后来她也一直在向这个目标努力着,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时候就一直在道场,感觉累了,身体撑不住了,就回家住几天,稍微好点,就又去道场。在布施这块也是尽心尽力,她生病后,后面几年我的工资,除了生活开销外,大部分都做了供养和布施。在道场做义工时,看见大家没有穿的了,会想着给大家买点穿的,看见大家没有吃的,会想着给大家买点。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为清辉积累了大量的福报,支撑她开创了地藏七很多的第一:

地藏七第一个在一个道场连续打九个基础七(感恩北京道场负责人);第一个身患绝症并且经常难受时在床上一躺一整天却仍然能够在妙严培训中心呆着的义工(感恩妙严培训中心负责人);第一个享受在道场里给安排夫妻住带洗手间的单间(感恩北京燕郊乐和居小栗师兄),第一个因病瘫痪了还能在道场呆上将近一年的师兄(感恩燕郊乐和居小栗师兄)……

感恩,无尽的感恩,也只有感恩!

吃苦了苦,心更坚定

在接触佛法前,清辉吃了很多苦,一直过得不怎么好,生活、工作的压力一直压得她喘不过气!她一个中专毕业生,凭着自己的努力工作、学习,一步一步从社会最底层,干到高新业的主管设计工程师。因学历低,经常受岐视,自考专科、本科的学历。记忆力差,为提高记忆力,减轻工作的压力,进行右脑的学习,学习社会上各种主流的记忆法,有两年多的时间,每天下班后花四五个小时的时间练习记忆法。然而这些并未给她带来太多的安全感,再加上身体一直不好,从2006年起就经常腰疼,而且经常犯咽喉炎,几乎每个月都会去打几天点滴。也许正是因为,生活的诸多不顺才她的出离心一直很重。当听闻佛法后,知道了真正的解脱之道,就毅然投入到了佛法的学习中,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2010年刚检查出癌症的那段日子是她最艰难的一段日子,几乎每天对她来说都是煎熬。感恩佛菩萨的加持,她身体没有出现特别大的疼痛(医生告诉说骨癌病人会特别痛),再加上师兄们的鼓励,特别是常淑媛老菩萨以一个医生的身份,一直不离不弃鼓励她,给了她莫大的支持,让她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积极面对病苦,通过打七,佛法的加持,度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时间,并且使她往生西方的心也一点点坚定。

2012年4月,清辉从妙严培训中心回北京,想在家里闭关一段时间,把忏量冲过百万后再出去做义工。我也辞去了工作,想好好修行一段时间,做一点功课。然而,回家没几天,考验就接二连三来了。开始,她额头上长了带状疱疹,从早到晚火辣辣地痛,整个身体的免疫力直接下降,身体看着一天比一天差,功课也做不了多少。到医院看了,医生开的药也没有什么效果,甚至到最后,吃西药,西药过敏,喝中药,中药也过敏。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于是两人就协商,不治疗了,靠佛法解决,就躺在床上念佛。要么就出现奇迹痊愈了,要么就做好往生的准备。结果居然慢慢好起来了,疱疹居然慢慢下去了,最后居然完全好了。

2012年5月底,听说燕郊开新了道场,我们就到燕郊道场做义工,然而她的身体又出现了新的情况,每天连续七八个小时发高烧到40度以上,吃什么药都过敏,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睡觉,醒着的时候才六七个小时,实在没有办法了,6月3日,我们只能回家。回家后,仍然躺在床上坚持念佛,居然慢慢好起来了。

2012年从4月到6月中旬这段几乎每天都在生死边缘,每天都在求佛加持,居然后来神奇地好起来了。这两个月的经历,也让清辉对佛菩萨更相信,往生西方的心更坚定,更加发自肺腑地理解了“吃苦了苦”这句话的意思了。

6月底,我们又回到了道场做义工。但是到11月份的时候,她的身体又开始不好了,整个身体开始变得发僵,11月底的时候,脖子都转不动了,看左右的人,只能很艰难转动身体才能行。胳膊也开始不太灵便了,但她每天只要有可能的时候都会在拜垫上强迫自己拜忏,就这样一个一个头地坚持着、拜着,头和胳膊慢慢地好起来了,但腿却越来越没劲了。当时正好道场打七人数也不多,小栗师兄专门在三楼找了个房间给我们,让我照顾清辉。

12月6日的时候我们搬到三楼的单间,12月8日的时候,她走路就开始很困难了,需要扶着墙才能走。9日时,完全需要我扶着才能走。12日时,完全瘫痪了,腰部以下已完全没有了知觉,躺在床上坐都坐不起来了。

对于这样的情形,我们本想回家,但小栗师兄硬让我们留下,一直鼓励我们,说清辉一定能够很快好起来,并把在山东的父母专门接到北京来帮清辉扎针,结果第一天扎完针后,清辉居然就能坐起来了。这无疑给我们我们很大的信心,于是清辉又鼓起了勇气,每天在床上叩头拜忏。每天的功课学习一点也没有落下。

到2013年10月初的时候,一方面由于岳父岳母知道清辉瘫痪后一直想过来,另一方面,将近10个月的时间里,每天清辉平均不到一个小时就需要抱起来活动一下,我一个人照顾,每天加起来睡觉时间还不到5个小时,感觉自己整个人身心都特别累,也特别需要人能帮帮手,于是,拒绝了小栗师兄的一再挽留,回到了北京自己的家。

可是,回家后情况也一直不见好转,再加上清辉睡觉的时候不能侧身(侧身就特别痛),每天只能正面躺着,于是后背开始长褥疮。一长了之后,就很难好,清洗和护理都很不方便,这样的情形一直到往生。

在清辉瘫痪的一年多时间里,虽然身体状况一直不太好,吃了很多苦。但是她的精神状况一直很好,头脑很清晰,除了对我外从不对任何人发脾气。甚至有时还经常安慰我,要放开一些,吃苦了苦。在这段极其困难的日子里,她真正把这句话落到了实处。无论承受多大的痛苦,心里都没有怨恨,从不记别人的不是,总是检讨自己做得不好。即使偶尔难受的时候就冲我一个人发点小脾气,但是也很快就过去了,出离的心一直非常坚定,一直想的是一定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当然内心也会有很多担忧,担心自己修行的力量还不够,怕自己积攒的福报还不够,现在又瘫痪在床,一直担心业障太重,会不会往生不了。

陪着清辉一路走来,我深深地感受到我们累生累世造作了无量无边的罪业,当我们真正想修行的时候,佛菩萨一定会给我们最好的安排,所要受的也一定是在我们可以承受的范围内,让我们得以吃苦了苦,让我们的心一点一点坚定。

从道场回到家后,大家也一直很关心我们,特别是小栗师兄,每个月都会到家里来一趟,每次来,都带来正面的力量,每次心里有啥过不去的时候,小栗师兄都会到家里安慰我们,也有别的一些师兄经常打电话鼓励我们,非常感恩他们,正是他们的鼓励让我们克服了一个一个的困难,最终给了清辉许多正能量,能够顺利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平平静静往生

清辉走得很突然。2014年3月8日的时候,脚开始有点肿,因为以前也有过肿了后过两天就消肿的经历,所以也就没有太担心。9号下午的时候脚肿消了点。10号早上的时候,帮助排了点便,和我聊了会天,10点多的时候两个手开始肿了,听经听到12点多点,不想吃东西,喝了点奶,聊了会天。12点半左右,我要去吃钣的时候就不让我去吃,要我陪她聊天,过了一会儿就开始说胡话,神志开始有点不太清醒,但和她说话她能听得见。我感觉有点不太对劲,12点50分,我就给小栗师兄打电话,让她过来看看。打电话的时候,清辉还在喊我和我妈,让我们过去陪她聊天。下午1点左右,我就给她放佛号,并开始念佛,让清辉也跟着念,并让她睡觉。当时她应了一声说:“好,睡觉。”然后嘴里念着什么(不知道是不是佛号),就安静睡着了。后来我就一直坐在床前念佛。小栗师兄下午2点半左右到我家后,清辉睡得很香,打着呼噜。小栗师兄喊了她几声,没有喊醒,但她头稍微动了几下,小栗师兄就让清辉跟着念佛,我们看见她嘴巴跟着动,看口型好像是在念阿弥陀佛。接着我们都在床前念佛为清辉助念。中间小栗师兄联系了北京莲花助念团,让他们过来看看,需不需要助念。到3点半的时候,我发现清辉好像没有声音了,接着念到4点钟的时候,道场又过来了几个师兄,助念团的师兄也过来了,开始安排正式 助念。

整个助念过程持续了将近40小时。三个师兄一组,一个小时换一组。地藏七很多师兄也都闻讯赶来,发心为清辉助念,前前后后来了一百来位师兄,整个助念过程非常和谐有序,整个屋里的气场也非常安详,非常舒服。中间我参加了几组,每次助念完了出来后,都闻到很浓的檀香味(屋里未燃香)。助念完24小时后,她整个身体非常柔软,脸色也很好,像睡着一样。手上的肿也消下去了很多。测体温,上半身几个点比下半身几个点高出两三度。助念团团长说从整个过程来看应该能确定是往生了。整个助念超过36个小时。很多参加助念的师兄来之前都有点怕,但过来后,都感觉特别殊胜,特别舒服,完全没有害怕的感觉。

11号晚上通知两边家人。12号早上送到殡仪馆,13号上午火化,两边家人都很配合,整个过程都由小栗师兄全程安排,因考虑两边家里人都不信佛,一切都从简办理,非常顺利。在火化的时候,两边家人也都参于了绕佛。骨灰出来后,发现有舍利花(因没有经验,以为白色透亮的才是舍利,就只挑了几块特别白的和像花一样形状的,别的颜色的基本没有挑)。之后供放在北京燕郊乐和居基础七佛堂。

感恩佛菩萨,感恩小栗师兄,感恩莲花助念团的师兄们,感恩润心师兄,感恩所有帮助助念及念经的师兄们,感恩所有帮助过我们的朋友们,是你们的慈悲大爱托着清辉到了西方极乐世界。

通过清辉往生的过程,可以看得到,其实往生并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难。清辉以重病之身,仅仅修行四年不到,就能成功往生,并烧出美丽的舍利花。我们很多健康的师兄,经过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踏踏实实的修行,肯定也都能够很好地往生,将来也肯定能烧出更多的舍利和舍利花。大家也不要担心福报不够的问题,清辉仅仅修行四年多,做义工时间也不长,大家平时在生活中注意行善,几年、十几年、几十年下来,肯定会比清辉积得更多。

也许生活中还有很多师兄会抱怨,平时踏踏实实地修行,也很精进,为什么福报总是不来呢?佛菩萨是不是不管我们了?其实,清辉也曾抱怨为什么一直做功课、做义工,身体不见好转,也曾抱怨佛菩萨是不是不管我们了,可是从清辉往生的过程看到,佛菩萨不是不管我们,而是早就给我们安排好了,把最需要的东西留到了最需要的时候!佛菩萨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一直用最慈悲的光芒保护着他的孩子。所以清辉虽然生前很多事都不顺,但往生的那两天却非常顺利,佛菩萨把所有的福报和善缘,都安排到了她最需要的时候。不是佛菩萨不管我们,而是还未到福报现前的时候。

感恩佛菩萨,感恩龙天护法,感恩小栗师兄,感恩所有帮助过我们和关心过我们的人。愿我们所有学佛的师兄们都能通过老实修行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同生净土,同见弥陀。

阿弥陀佛。感恩!

北京 张辉(男 36岁)

2014年4月2日

WSXF1

病历

WSXF2

PET-CT检查结果

WSXF3

骨扫描

WSXF4

肠镜

WSXF5

清辉往生二十小时左右

WSXF6

遗体告别时绕佛

 

评论  

 
#1 北京法军 2015-04-09 19:25
阿弥陀佛!感恩师兄表法!随喜赞 叹!
 

You have no rights to post comments

444444444